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陸離,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,卻極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當前時間:2020-10-27 02:53:57
  1. 愛閱小說
  2. 古代言情
  3. 大清貴人
  4. 第一章、病弱老貴人(上)

第一章、病弱老貴人(上)

更新于:2020-04-17 19:59:38 字數:2276

字體: 字號:

朔日之夜,寒湛湛的夜籠罩整個紫禁城,這個白日里巍峨萬千的皇宮,如今也徹底沉寂了下來。

干冷的夜裹挾了初春的寒意,呼嘯陣陣,三更鼓聲沉悶響起,各宮各院陸續落鎖,里外殿門緊閉,連守夜的宮女太監也都靜默無聲。

咸福宮正殿中,主位懋嬪正坐在秋香色暗花緞條褥上,手執一管羊毫,司空見慣地抄寫著佛經。一筆筆寫就在染了醇厚迦南香氣息的生宣上,沙沙不絕,宛若春蠶食桑。

二等宮女玉髓福了福身子,小心地瞅了一眼懋嬪,想要開口,又不敢打攪懋嬪抄經,只小聲地喚了一聲:“主子……”

懋嬪手上的筆頓了頓,眉頭蹙了蹙。

立時,旁邊侍奉磨墨的大宮女硨磲陡然呵斥:“沒眼力勁兒的!沒瞧見主子正在給大格格、三格格抄經嗎?!”

懋嬪在在皇帝潛邸時,曾經誕下過兩位小格格,但都是襁褓中便夭了。懋嬪很是悲痛,因此便時常抄寫佛經,以此超度,也求得心中慰藉。再后來,懋嬪想開了,便想要再生個一兒半女,可惜那時候他已經失寵,于是這抄經悼念早夭的女兒,便成了一種爭寵的手段。

玉髓忙不迭噗通跪下,小臉上露出惶恐之色。

懋嬪卻溫和地抬了抬手,語氣也很溫和:“說罷,又怎么了?”

玉髓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氣,自家主子常年禮佛,是宮中交口陳贊的和氣人兒,因此即使有不高興了,發作的也只會是狐假虎威的硨磲。玉髓忙磕了頭,麻溜說:“回主子的話,東偏殿的姚貴人病得愈發重了,想求您給換個太醫?!闭f罷,玉髓緊張地捏了捏袖子里剛得的銀錁子。

懋嬪那張和氣的臉上露出三分不愉之色。

硨磲察言觀色,立刻高聲道:“主子頭疼腦熱,素來都是周太醫診斷開方,主子都未嫌棄,怎的姚貴人倒先抱怨周太醫醫術不精了?!”

玉髓心道,懋嬪主子好歹是一宮主位,哪怕失了寵,周太醫也不敢怠慢,可東偏殿那位……一個無子無寵的病弱老貴人,周太醫哪里看在眼里?這周太醫半月前給姚貴人開了一副治風寒的藥,便不再理會,東偏殿一直照方抓藥,卻總不見好,隨著天氣愈冷,這風寒之癥倒是愈發重了。姚貴人身邊的素雨倒是極忠心,又與她沾親帶故,故而連夜塞了銀子,求她在懋嬪跟前說個好話。

玉髓忙賠笑道:“是,主子慣來菩薩心腸,這才遣了周太醫去給姚貴人診治。若換了是在儲秀宮那位,哪里會管自己宮里人死活?”

這咸福宮上下都深知懋嬪與儲秀宮主位寧嬪不睦,玉髓這般踩寧嬪捧懋嬪,著實大大取悅了這位咸福宮主位娘娘。

懋嬪眼中劃過一絲自得,忙掩了嘴唇,低聲呵斥道:“住口,寧嬪也是你能非議的?!”然而這訓斥,溫溫吞吞的,根本毫無責怪之意。

玉髓忙道:“主子放心,出了咸福宮的門,奴才斷不會亂嚼舌根子?!?/p>

懋嬪“嗯”了一聲,對跪在地上的玉髓道:“好了,起來吧?!?/p>

“謝主子?!庇袼杳ε懒似饋?,小聲地道:“姚貴人著實是個病秧子,主子為了她可沒少操心,如今都臘月了,若是有個萬一,著實晦氣?!?/p>

懋嬪沉吟不語,但顯然已經松動。

大宮女硨磲忙提醒道:“主子,若是請別的太醫來診治,只怕會叫周太醫心寒,日后恐生出許多不妥當來?!?/p>

懋嬪眉頭緊皺,這周太醫是她好容易收買的,不圖能成什么事兒,但求身子骨不爽利的時候,能給好生診治。若為了那姚佳氏,與周太醫生了嫌隙,倒是不值當了??扇粢咽仙碜硬恢杏?,真在年節這個喜慶的日子里沒了,寧嬪還指不定怎么烏鴉嘴呢。

懋嬪長長嘆了口氣,“那就還去請周太醫過來一趟,就說之前開的藥不見好,勞他費心,再換一副藥?!?/p>

硨磲忙恭維道:“主子英明,奴才省得了?!?/p>

懋嬪露出疲乏之色,便洗漱就此安歇了。

硨磲、玉髓二人這才退出了正殿,殿外月高風緊,硨磲狠狠啐了一口:“我看你是又收了東偏殿的好處了!”

被一語戳穿的玉髓一點不慌亂,賠笑著道:“硨磲姐姐哪兒的話,我不過是瞧著姚貴人實在病得可憐,這才幫著遞了話?!?/p>

硨磲冷眼瞥著玉髓,譏誚道:“敢情你還是菩薩心腸嘍?”

玉髓笑著道:“主子才是菩薩心腸?!?/p>

半個時辰后,那位周太醫才姍姍來遲,老臉上滿是不耐之色,東偏殿的宮女素雨連忙又塞了銀子、又陪了好話,周太醫這才入內給病榻上的姚貴人切了脈,重新開了藥。

千恩萬謝送走了周太醫,太監小柳子卻發現素雨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勁,“素雨姐姐,這藥方有什么不妥嗎?”

素雨已經有二十了,生得一張圓潤和氣的臉龐,此刻那那臉上卻有些灰暗,“這藥方……和上回開的方子區別不大,只改動了兩味藥分量,又加了一味黃連?!?/p>

小柳子眼珠一瞪:“姐姐的意思是,周太醫根本沒好好診治,只是隨便敷衍?!”小柳子不禁有些火大,“不是都說醫者父母心,這個姓周的老不死,真是殺千刀的!”

素雨嘆了口氣,生怕小柳子做出過激的舉動,連忙道:“咱們畢竟不懂醫術,興許這藥的確比從前的好些。你且好生去抓藥熬藥吧?!庇兴幙偙葲]有好,太醫院的這群勢利眼,也速來是最謹慎精明的,這藥方倒是斷然不至于有害,否則日后貴人有個萬一,他們也是要吃掛落的。且那黃連,的確是清熱的良藥。

里頭那半舊不新的玉色紗帳中,是一張燒地通紅的臉,一雙神魂迷離的杏眼。

姚佳欣腦子渾渾噩噩,只聽見有人進來過,又很快出去了,她只斷斷續續聽到個老家伙說什么“病如抽絲”,一個聲調有些女氣的少年罵罵咧咧,哦,還有個“素雨姐姐”,聲音太溫和,沒聽清說什么。

啊,頭好疼,身上沉甸甸的,像是壓了十層棉被,又重又熱得慌,額頭上似乎被蓋上了冰涼的帕子,但完全不足以舒緩燥熱。

喉嚨干澀而疼痛,鼻子也不怎么通氣。

這是……重感冒?

好在她的芥子空間里備著常用藥,復方氨酚烷胺膠囊+布洛芬膠囊+阿奇霉素膠囊,就足以搞定。

字體: 字號:
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