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陸離,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,卻極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當前時間:2020-10-27 02:21:13
  1. 愛閱小說
  2. 都市
  3. 我的1979
  4. 5、 省城

5、 省城

更新于:2016-06-21 02:38:57 字數:2885

字體: 字號:
因為劉大壯也要去,李和就讓大姐多烙了幾個餅子,自己口袋里又揣了五塊錢。

天沒亮,兄弟倆又趕緊起來,把溝里的裝黃鱔的袋子撈起來放板車上。

劉大壯根本沒要兄弟倆去喊,就過來了,這倒是省了事,省的等會進巷子喊人搞的雞鳴狗叫的。

先去了北街,卸了幾個袋子,這邊倒是跟南街差不多。

李和對李隆說道,“這邊你守著,你倆路記熟了沒有,誰先賣完就去找誰,要是迷路了,就問人,曉得不“。

兩人齊齊點頭。

“遇到事先忍著,不要按性子來,這里可跟家里不一樣,要是強找茬的,先跑路再說,其他不要管,總之安全第一”。

“俺倆又不傻,遇到人多,不跑還能干啥”大壯笑著說道。

“不管人多人少,都不準”。

“行了,你趕緊帶大壯去南街吧,已經有買菜的了,我先忙和了,300多斤呢”,李隆撐開袋子頭,卷起來,人家要買黃鱔泥鰍,都能方便挑選。

到了南街,擺好攤子,還是昨天的位置,把板車放到遠處的空地邊,雖然遠點,也在眼皮子底下,不會被人順手牽了。

跟昨天一樣,吃了兩塊餅子,喝了點開水,就帶著劉大壯招呼了幾個買菜的大媽,之后讓大壯自己撐場了,李和抱著胳膊在后面。大壯做事情還是蠻麻溜,比自己都強多啦。

就這一小會,50多斤泥鰍,30多斤黃鱔都出去了,比昨天可強多了,畢竟有昨天的老客墊底,再說這年頭買肉的肉票都是有限的,這泥鰍黃鱔又不需要票,比肉也便宜。

看大壯能在這頂事,他也就能放心去省城了,“大壯,那我先走了,我去趟省城,你跟老三匯合了就直接回家,不要等我,我自己回去”

'曉得了,你忙你忙的去“,大壯興奮的不得了,哎喲媽呀,一會就掙了好幾十塊錢,今天也算開眼了。

李和又抄口袋裝了幾張剛剛換的糧票,匆匆往汽車站去。

汽車站很小,每天只有兩班到省城的車,李和來的也算早。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,剛想瞇一會,售票的就過來了

“同志,五毛錢”一個老大姐套著一個破帆布包,收完錢,直接撕了一張票給李和。

坐了一個多小時的汽車,直奔公交站臺,在公交牌上,也沒找到記憶中的公交線路了,畢竟30多年了,李和只得問旁邊的人,“大哥,問下,去水產批發市場怎么走”

旁邊的人也不是第一次見李和這種破解放鞋,補丁襯衫的鄉下人了,還是很和氣的說道,“你說的是省水產供銷公司吧?'

李和一聽,可不就是水產供銷公司嗎!現在還都是國家經營,跟供銷社都是一個性質,供銷社也會從個人收些干貨,比如皮毛,豬鬃,草藥,蘑菇之類,根本沒有私人的批發市場,“大哥,對,對,就是水產公司,麻煩你指下路“。

”從這坐3路到底直接到壽春路,到了壽春路和阜陽路交叉口就是了“。

”那真謝謝大哥你了”,李和記憶缺口立馬就回來了,雖然后世城市改造變動比較大,但路名基本沒啥變動。

公交車背著大氣包在馬路上跑,充滿了天然氣時,看上去有一種危險感。這時候一站一分錢,坐14站,一共就是一毛四分錢。

水產供銷公司滿地水漬,都是下一級的水產公司車輛往來拉貨,空氣中的腥臭味李和也懶得理會了。

饒了一圈,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寫‘辦公室’牌子的門,還沒進去,就被人攔下了,“哎,哎,說的就是你,東張西望的干啥呢”

“你好,同志,我就是來找下人,你們經理在不?”,李和扭頭一看,穿著一身灰裝的老頭站自己面前,本人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原則,李和嘴巴裂開笑,這討好的笑容自己怎么咧的不自在。

老頭眼睛盯著李和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眼,總有那么一絲不屑,李和心想得了,果然人靠衣裝馬靠鞍,自己這身打扮在縫縫補補又三年的農村太正常不過,可到了城里就要被人低看。

”你老受累,來點根煙“,來之前,李和去供銷社花一塊七毛錢買了2包紅塔山,李和現在雖然不抽煙,可25歲以后就是老煙槍了。

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軟,接了李和的紅塔山,拆開抽了一根,李和笑嘻嘻問道,“怎樣?味道還不錯吧?”

前世李和軍工系統混了十來年,后面自己做生意又做了二十多年,什么人打眼一瞧就心理就有譜,這老頭可不是什么清高派頭人,所謂小鬼難纏,指的就是這類,給包煙一點都不唐突,人家也不會給你遞什么行賄的話頭。這類人說難纏也對,但也是最實惠的一類人。

老頭吐了口煙圈,抬手指指李和,笑道,“小同志,為人民服務,你找我們經理有啥子事?!?p>李和笑著說道”我們是淮河阜南邊的,你老也知道,這梅雨季節雨水多,地里溝里到處是黃鱔泥鰍打洞,這秧苗地就蓄不了水,嚴重影響糧食產量,所以哪,我們村積極除害,抓了少,不過你也老知道,黃鱔泥鰍肥啊,有營養,本著提高為人民服務,提高人民物質人民水平的目的,想看你們水產公司,收不收?“

“我當什么事呢,不過你也算來著了,趕上政策了“,老頭笑瞇瞇的指著墻上宣傳欄的一份文件道,”識字不,自己看看“。

李和對著宣傳欄的文件,仔細的看了一遍,主要是省委委書記今年五月九日在全省水產工作會議上講話,強調漁業是社會主義大農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,只有漁業發展了,農村經濟結構才能更加合理,要大力的發展漁業生產。要求各級黨政領導提高對漁業生產重要意義的認識,養魚生產和糧食生產一樣看待,加快漁業養殖發展的速度。

李和大腿一拍,“不管成不成,我都承你老的情”

屁顛屁顛跟著老頭穿過一道小門,直接上了二樓。老頭扭過頭說道,“在這等著,不要亂走,我先進去問下”

李和趕忙應了聲好。不一會老頭就出來了,沖李和招招手,“趕緊進來,這是我們王經理”

老頭把李和領到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跟前,男人皮膚黝黑,額頭飽滿下巴寬敞,一副結實壯漢的模樣。老頭把領進來人就走了,經理問道“你們村就讓你這么個小年輕過來?”

李和可不敢說這是自己私人做的,只能順著話說,然后窮嗖嗖的裝傻賣呆,“王經理,都是為人民服務,誰來都一樣,關鍵俺腿腳好,多跑跑還長個。再說來回車票一塊錢呢,多來一個人多糟蹋一分錢呢?!?p>王經理看著李和這樣有點好笑,“你能做得了主不,我也跟你說實話,這泥鰍黃鱔在以前那根本沒人在乎,也沒人愿意吃,可這兩年行情漲了,我們也基本給BJSH這樣的兄弟省市,你們什么量,要是量少,我們也不稀罕”。

李和一聽這話只能把興奮憋心里,“王經理,俺做得了主,俺們保證每天至少有1000斤以上的量,堅決不讓領導失望”,

王經理鄒鄒眉頭“,小同志,這個量,有點少,總之有多少我要多少,死的不要,小的不要,不能以次從好“。

李和慌忙用愣頭青般堅定夸張口氣說道,”領導,你放心,堅決不能讓國家利益受損,否則就讓俺吃槍子“。

出水產公司大門的時候,剛才帶自己進門的老頭提醒道,”別忘記你們生產隊的介紹信“。

李和慌忙說了聲謝謝,又把口袋最后一包煙給了老頭。

出了水產公司,李和心里最滿意的就是收購價格,泥鰍2毛1,黃鱔3毛1,嚴重超出了預期。自己收別人的泥鰍1毛6,黃鱔2毛2,也就是說。泥鰍有5分差價賺,黃鱔有9分的差價賺,雖然看是少,可是架不住量多啊。這年頭那黃鱔,泥鰍在地里都快成精了,自己要是在附近十里八鄉打下收購,那量還能少了。

李和心里只能念叨,黃鱔祖宗,泥鰍大仙,你們要是斷子絕孫了可也怨不著我,沒我這一茬,后世的農藥化肥你們也躲不過。

字體: 字號:
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