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陸離,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,卻極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當前時間:2020-10-27 01:53:25
  1. 愛閱小說
  2. 都市
  3. 我的1979
  4. 3、稻花香里說豐年

3、稻花香里說豐年

更新于:2018-12-16 11:26:10 字數:2778

字體: 字號:
李和對著前面不遠處坐牛車的人家李和羨慕不已,牛車雖慢,也是輛車啊,總比他的兩條腿強。

哎,他感嘆著自己越來越沒出息了。

手里拎著米袋子,這鬼熱天,慫壞了,早上兩個人去縣城雖然也有七八十斤黃鱔泥鰍,可沒這么毒的太陽啊。

李隆手里提著肉和麻花,嚷著讓李和休息,自己拿著。李和終究沒忍心讓弟弟受這罪,還是自己咬咬牙,又了幾里地。

“二和,二和”。

聽到后面有喊他名字的,扭頭瞅眼一看,樂了,真是盼啥來啥,村里劉大壯趕著驢車正朝這邊來。

近前一看,驢車坐的不多,都是村里的小媳婦,大嬸子。

也沒客氣,直接東西驢車一放,就和李隆爬了上去。

“壯啊,瞅啥,趕緊走,我都熱得喘不過氣來了“,李和看劉大壯墨跡,趕緊沖他擺手,讓他抓緊走,這小子和李隆一般大,從小就喜歡跟在李和后面,說東也從來不跑西,后來在李和幫襯下去南方搞工程承包,成了名副其實的劉老板,也照樣在他屁股后面,也不嫌棄跌份。

“早上去你家,想問你要不要趕集,嬸子說你們去縣里了”,劉大壯邊趕驢邊回頭

“二和,俺看這些東西喲,3塊多錢呢,咋的今天發財了”,對面的冬梅嬸看那二斤肉眼都冒光。

“嬸子,我昨個抓了不少黃鱔泥鰍,今天去換了點閑錢”,本來早上出門李和還想著偷偷摸摸做生意,怕政策不允許,好家伙,結果出門一看,縣城,鎮上到處都是小商小販,感情聰明人還是多啊。

李和前世的記憶還是那么有些不靠譜,上學的時候也沒怎么關注過這些,一直一心吃公家飯,真正自己做生意也是九十年代才開始,早一批下海發財的人刺激了他。

所以這會子也就索性說開了,沒啥藏著掖著的了,“你回去問下柱子和叔,要是有功夫也去地里抓點黃鱔,泥鰍,我全收,泥鰍1毛6,黃鱔2毛2“。

“二和,你說的是真的?俺們家那口子最近也閑,隊里不上工,在家蹲著也是沒事,你要是真收,俺下午就讓他給你送”,如果記憶沒出錯,這搶話的應該是來松他媳婦。

“中不,二和“,潘廣才他老娘和冬梅嬸子都急忙問道。

”都中,不過要收那么多,我可沒那么都閑錢,要下集回來才能給你們結了“,李和琢磨著自己幾十塊錢就全部家底,”要不你們也可以跟我一起去縣里賣,左右就費點時間“

李隆一聽他哥這樣說,都快急白了眼,要是把人家帶了縣城,還能有自己哥倆啥事,白送財路給人家啊。

這時候可沒個傻的,潘廣才他老娘說道,”你這孩子客氣啥,誰有那腳磨功夫去縣城,幾十里地呢“

這年頭雖然也有做生意的,可頂多在在鎮上賣賣小菜,水果。

去縣城都是兩眼一抹黑,老思想作怪,沒人敢擔風險去縣城。

再說幾十里地的,那是那么容易好去的,自己家可舍不得娃,吃這苦。

幾個老娘們都想著,估計這李家快揭不開鍋了吧才去冒這個風險。

有現成的撿,誰愿意去擔著投機倒把的風險,包括李和心里也門清。

幾個老娘們都心里念叨著,這李兆坤家里割尾巴,也不是割過一次兩次了,多割一次也就無所謂吧,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,自己這種清清白白的人家,可不能去做這種丟人事。

村里人都明白,這李兆坤是個不靠譜貨,這家里幾個娃,那是一個賽一個的懂事,老大姑娘家里家外一把好手,至今單著,一個不靠譜的爹,屁股后面一串子拖油瓶,哪個過日子人家敢沾惹這樣的親家。

前些年是有一戶人家仗著家底厚實,喜歡這李家大姑娘,要開親。

大部分人罵李兆坤不是東西,這老東西張口就是四大件,手表、收音機、縫紉機、自行車,我了個乖乖,比城里人還作怪,硬是嚇得人家沒敢再接茬。

有了這么一檔子事,后面誰家還敢到李家提。

李和念書,鎮上第一,縣里也第一,前幾年都有人還說道李莊這旮旯莫非要出狀元。

李隆也是個壯實的后生,干活做事也是一把好手。剩下老四老五倆姑娘也是水靈機靈的不得了、

村里村外那個不罵這李兆坤賴人賴福,狗東西不知道上輩子走了什么運。

一回家,最高興的莫過于小丫頭,得了麻花糖楞是沒放手,不是過年過節,可吃不上這好東西。

”大姐,四姐,給,好甜,哥說吃完還買“

“趕緊柜子里放好,你都吃多少了,還吃飯不“大姐直接奪了麻花袋子,放了柜子上??粗∥暹吂舆呇鬯?,哄都沒哄。

家里孩子多,哄孩子簡直就是閑的,也沒那么嬌氣。

李和正在井水邊沖澡,看的直樂,看著要泄洪的小丫頭,趕緊的用毛巾給他抹了臉

'別哭,明天哥給你買糖,大白兔,曉得不“

”大哥最好了,明個別忘了“,一聽有糖吃,立馬就不哭了。

”老四,給我用大碗泡個茶“,李和回來只是用井水涑了口,怕肚子受不住,沒敢喝,李隆要喝都被攔住了,家里的茶葉都是積攢下來的茶葉末子,只能泡個味道。

這時候李隆趕緊的趁著老娘在灶臺忙活,趕緊把大姐拉進里屋,口袋掏出一大把錢,可把大姐樂壞了,也不比李隆出息多少。

老四雖然是個姑娘,可是看到二哥三哥笑嘻嘻的回來,又買米,又買肉,就知道哥倆一準賺了,老娘在身邊,一直忍住沒問,這時候也賊兮兮的跟了進來。

大姐李梅都翻來覆去數量三遍,老四也樓手里數了幾遍沒松手。

“三哥,還剩下27塊5毛2分,3斤肉票”。

“哥說給大姐收著,開學就是學費,頓頓還要吃肉”,李隆又瞅瞅屋外,低聲說道,“不能讓老娘知道,就怕咱爹回來”。

姐們倆白眼一翻,這還需要你交代。

兄妹幾個在“防火防盜防爹媽”這一條上,達成了一致的意見。

'騷的吧你,還頓頓吃肉,你咋么買的還是五花肉,根本就沒油水“,李和有點心疼,直接給了李隆一個腦瓜子,這年頭大家買肉都喜歡膘厚的大肥肉。

”都是哥說的,哥說以后要天天進縣城,還收黃鱔“,李隆急了,他做不了主,可不得都聽他哥的啊。

”收黃鱔,怎么收“,李和也覺著老二太能折騰了,這才放假第三天呢,以前放假他也沒這樣啊。

”自己問“,李隆冤枉的很,他自己找誰說理去。

香噴噴的大米飯,加上一盆子紅燒肉燒土豆,一家人吃的油光滿面,連盆底都被刮干凈了。

做飯的時候,老娘本來還想留一半肉,在李和的堅持下才全部做完。

看著小丫頭把碗底添得干干凈凈,看的李和同志心酸的不得了。把自己碗底的最后一塊肉夾給了小丫頭。

李隆有樣學樣,也把碗里的一塊肉,夾給了老四”,多吃多長肉,瘦不拉幾的“

“嘿,你自己是麻桿還來挑唆我”,老四雖然得了便宜,可嘴上也不饒人。

李和覺著自己家就除了爹媽,就沒一個善茬啊。

“姐,等會用舊衣服給我和老三做個大短褲,褲腿留個四分”,李和好懷念大褲衩子啊,長褲就怕捂了痱子出來。

“曉得了,吃飯完,俺就做,左右不費事”,李梅在針線活上也是個利索人,短褲更不在話下,剪刀把褲腳一剪,用針線收頭,也就十幾分鐘的事情、。

吃晚飯,李和上床瞇會的愿望破產了,前腳來了劉大壯,后腳潘廣才就進了門。

“二和,你明天帶著賣了,這些家里我養著不少,吃吧又老費油了,我一直放泥窖子了,鉆洞跑了不少”,劉大壯一掀口袋,李和一瞅,黃鱔泥鰍,起碼五十多斤。

字體: 字號:
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